期货休市安排江苏信托102亿再闯关 曲线上市仍需过五道坎

  • 时间:
  • 浏览:8

  携102亿曲线借壳*ST舜船的江苏信托或许还需闯过五道坎,才能成为国内第三家上市信托公司。

  4月29日,频临退市的*ST舜船发布重大期货休市安排资产重组方案,江苏信托拟以102.4亿元曲线借壳。一旦交易完成,江苏信托将成为22年来A股第三家上市信托公司。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江苏信托上市不仅涉及到国资委、证监会、银监会的审核,还需获得债权期货休市安排人会议通过以及法院裁定的重整计划顺利完成。

  5月27日,中融信托刘敏(化名)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信托行业盈利模式单一,政策红利已被券商、基金子公司等吞噬,行业转型期经营普遍承压,作为地方信托公司,江苏信托资本之路也面临较大挑战。

  尘封22年闸门开启,江苏信托再冲A股

  时隔三年,江苏信托再次冲击资本市场

  *ST舜船公布的重整方案显示,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间接控股股东江苏国信集团旗下包括江苏信托在内的8家公司,资产估值210.13亿元,因为标的资产均为江苏国信集团旗下公司,故交易不构成借壳上市。

  重整方案一推出就引发高度关注,市场解读称,对信托上市尘封22年的闸门开启,江苏信托有望成为继陕国投、安信信托之后第三家A股上市信托公司。

  方案显示,江苏信托81.49%股权评估值为102.4亿元,包括信托业务14.5亿元、固有业务90.期货休市安排6亿元以及单独评估的负债2.6亿元。方案还预测,未来三年,江苏信托实现扣非净利润16.6亿元、17.4亿元和17.5亿元。只是,这一数据中并不包含江苏信托固有业务收益。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近年来,江苏信托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呈现快速增长。去年,公司营收16.4亿元,位居全国68家信托公司的第27位,净利润13.4亿元,排第13位。最为突出的是,公司仅有76名员工,人均利润高达1685.56万元,仅次于中信信托,排名第二。

  值得关注的是,江苏信托投资占比越来越重。去年,信托收入5.46亿元,投资收益10.96亿元,其中投参股企业贡献的收益达8.32亿元。

  年报显示,江苏信托的资产配置中可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比不少。截至目前,公司控参股有江苏银行、丹阳保得村镇银行、利安人寿保险等15家银行、创投、担保和保险等金融机构。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信托公司上市的闸门扎得较紧。A股市场上,自1994年陕国投、安信信托上市后,长达22年无一家信托公司能够登陆资本市场。

  5月26日,中信证券陈强(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信托公司上市是趋势。近几年,信托行业发展较快,规模不断扩大,相应的风险也逐渐暴露,信托公司上市融资,对融资能力、品牌形象、销售业务等都有益处。

  单纯信托业务上市有难度

  江苏信托资本市场之路可谓艰辛又坎坷。

  2007年1月,安信信托公布重组方案,拟通过定增收购中信信托全部股权,中信信托以此实现借壳上市。2008年,*ST玉源也曾公告称,以新增股份换股吸收合并北京信托,后者希望藉此上市。

  江苏信托敏感地意识到机会来临,也积极动作,并于2007年公布了借壳江苏琼花的重组方案。

  不过,像中信信托、北京信托的悲惨遭遇一样,江苏信托虽然拿到了银监会批文,但无疾而终。相较北京信托未获得证监会批复不同,江苏信托重组则是被江苏琼花中小股东否决。

  2012年,信托公司上市似有破冰希望。当年,中海信托进入IPO排队名单中,北方信托、百瑞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也纷纷启动上市计划。

  此时,江苏信托再次传出借壳上市消息,其目标是江苏省内一家上市公司。不过,像其他启动上市计划的信托公司一样,江苏信托再次借壳上市的动作很快便杳无音信。

  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案增多,江苏信托上市之心再起。

  天风证券一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信托历史上有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野蛮发展史。2007年以前,信托业一直处在全行业不断被清理整顿过程中,近几年发展环境较为稳定,但业务形态、业务环境等一直在变,因此,单纯信托业务上市有难度。

  江苏信托或许认识到这一点,此次曲线上市采取了混搭模式,除了信托资产外,还有电力等资产。不仅如此,江苏信托现任董事长王树华此前曾是舜天船舶董事长,这一人事安排似乎为顺利推进重组增添了砝码。

  业务单一现状亟需改变

  5月11日,深交所发问询函重点问询江苏信托资产评估、盈利预测以及未决诉讼等事项。5月26日,原本5月14日应该回复的*ST舜船再次申请延期至6月10日回复,声称仍有部分事项尚未确定。

  除了问询函,江苏信托此次能否成功借壳还要过五关,涉及国资委、银监会、证监会审核,还需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及*ST舜船重整是否顺利等。

  上述中信证券人士认为,*ST舜船的破产重整能否顺利还难预料,债权人会议能否通过也很关键。可以预料的是,*ST舜船的资产被置出,一同并购的电力资产等非信托资产将来或许也会被踢出。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信托还牵扯2起金额共计超过10亿元的诉讼案,均为债券转让合同纠纷,目前均未结案。

  刘敏表示,江苏信托重组股权必然发生变更,需获得银监会批复,而最关键的还是证监会审核。

  陈强称,信托业信息披露不足、风控难且缺乏核心业务模式、盈利恐不可持续等,都是证监会曾经给出的拒绝理由。

  刘敏亦认为,经济转型期,在金融混业经营的现实中,信托业的政策红利已消失,其业务单一的现状亟需期货休市安排改变,目前尚无新经济增长点。

  北京一名长期从事资产并购的刘先生表示,信托产品设计多采用较高杠杆,一旦面临刚兑,权益资金难以覆盖。此外,信托行业操盘、提供如伞形信托等通道,在监管层去杠杆的背景下,江苏信托面临的挑战不小。

  对于此次曲线上市,江苏信托办公室一位负责人称,要向国信集团了解,长江商报记者多次拨打国信集团电话,均无人接听。